斗三公235倍

您的位置:主頁 >>  > 烈焰sf資訊>

烈焰3小故事之煉器師 一個游戲玩家的獨白

作者:紅日 來源:Love_小敏之家 日期:2019-5-3 3:50:56人氣: 標簽:
<p>  <img src="http://img3.178.com/zx/2016/07/15/1/ebc892a5238deca2d6c3a51261c99c19.jpg" alt="【美文故事】烈焰3小故事之煉器師 一個游戲玩家的獨白" title="【美文故事】烈焰3小故事之煉器師 一個游戲玩家的獨白" /></p>

<p>  【一】</p>

<p>  七月流火,我躲在空調房里一封一封的翻閱著一些舊信件。</p>

<p>  一共15封,我認真的按照日期做過標記。</p>

<p>  扉頁的右下角用很小的字跡寫著:林遠南。</p>

<p>  我拿起來,信件貼近鼻尖,有些發霉的味道,林遠南,我們有多久沒見了?</p>

<p>  林遠南是我的初戀,在那個還不懂愛情的初中時代,我們單純的把眼神留給彼此。</p>

<p>  考試排名不相上下,做了三年的同桌,除了胳膊偶爾觸碰到對方的手肘,連手都不曾牽過一下。</p>

<p>  可是那瞬間的碰觸,還是讓我有觸電的感覺,我想,這就是喜歡吧。</p>

<p>  我們上了不同的高中,寫了三年平淡無奇的信,直到在不同的城市念大學。</p>

<p>  我收到林遠南的一條短信:以后不再給你寫信了,我戀愛了。</p>

<p>  我坐在操場的邊緣雙手抱膝哭了很久,想象著在種滿梧桐樹的校園林蔭道上,</p>

<p>  林遠南輕輕拿掉落在身邊姑娘身上的葉子,對她微笑,眼睛笑起來彎彎如月牙。</p>

<p>  宿舍的姑娘看我悶悶不樂的樣子拉我去網吧,她們玩游戲,我開著QQ看電視。</p>

<p>  林遠南:干什么呢?</p>

<p>  我:看電視呢,你呢,沒陪女朋友?</p>

<p>  林遠南:玩游戲呢。</p>

<p>  我:玩的什么?給我看看?</p>

<p>  一張截圖,一個頭像,我扭頭看舍友妞妞的電腦屏幕,相同的人物屬性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,120級,青云門。</p>

<p>  我:你在哪個區?我宿舍的人也在玩這個游戲。</p>

<p>  林遠南告訴我區服,我迫不及待的進去建號。</p>

<p>  神域,一個帶著毛茸茸耳朵和尾巴的烈山印入眼簾,角色名:花漪。</p>

<p>  林遠南的QQ頭像還在閃,我卻忙著在宿舍妹子的指導下做任務。</p>

<p>  良久,我點開對話框。</p>

<p>  林遠南:你要來玩嗎?</p>

<p>  看著已經暗下去的頭像,我還是打過去一個字:不。</p>

<p>  看著屏幕上的小烈山,我滿意的笑了。</p>

<p>  林遠南,你不愛我,即便我告訴你我來了,也只會讓你盡早提防,那我連接近你的機會都沒有了。</p>

<p>  【二】</p>

<p>  我跌跌撞撞的升到60級,在死澤桃花谷一箭一箭的射向樹妖。</p>

<p>  一條蜿蜒的小路深入谷中,我仿佛看見一個黑色的身影。</p>

<p>  停下手中怒張的弓,我好奇的往谷中深處一探究竟。</p>

<p>  前方有一個男子,一身鬼厲,英俊挺拔風姿綽約。</p>

<p>  人物角色左顧右盼,那淺淺一回眸,天青微瀾,落花無數。</p>

<p>  那一凝視,我就再也移不開眼了。</p>

<p>  我無數次在陌生的世界搜尋著他的蛛絲馬跡,如今他就安然的站在眼前。</p>

<p>  整個人靜好得就似一副精心描繪的水墨畫。身影筆直,修長挺拔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,我終于在烈焰的人山人海里,遇見了你。</p>

<p>  我呆呆的坐在電腦前,對著屏幕上的人兒手足無措的拽了一下身邊的妞妞。</p>

<p>  我的手心沁著汗,緊張的問她:“你說烈焰可以結婚,要拿下他,怎么辦?”</p>

<p>  妞妞狐疑的看著我,“你不打算告訴他你是誰?”</p>

<p>  我:“不,我只想陪著他,無論任何形式。”</p>

<p>  妞妞:“好好升級吧,你們等級不一樣,裝備不一樣,玩不到一起的,找機會加他為好友。”</p>

<p> 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,也許老天都眷顧我的虔誠,四轉那天,安排把酒臨風走進我的生命。</p>

<p>  我費力的弓著腿舉著箭射向避雷獸,埋怨著為什么要打這個怪還這么多血,任憑我努力擊殺也只掉一絲絲血。</p>

<p>  妞妞嘆著氣搖著頭說:“一個游戲而已,你還這么認真,想玩跟我們一起,那么多男人找媳婦兒,你何必費勁巴拉的去接近一個不愛你的人。”</p>

<p>  我抿著嘴,倔強的回答:“不,我只要林遠南,我只要把酒臨風。”</p>

<p>  永遠不要放棄你真正想要的東西,等待雖難,但后悔更甚。</p>

<p>  我不愿意后悔,鐵了心要一路追隨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出現的時候,我的腦袋上空一片鋪天蓋地的黑暗,幾道閃電劈下,天空一片澄藍。</p>

<p>  我癡迷的看著他的側臉,完全忘記早已倒在水中的避雷獸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手中的劍負在背后正欲離開,我突然想起還沒來得及說聲“謝謝”。</p>

<p>  【當前】花漪:那個...謝謝你。</p>

<p>  林遠南,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我會這樣認識你,帶著陌生的客氣。</p>

<p>  【當前】把酒臨風:客氣。</p>

<p>  他一步一步走出我的視線,我一拍大腿猛然發現還未加他好友,差點錯失了這大好機會。</p>

<p>  等他回頭看我的瞬間,我像懷揣著寶藏的竊賊一樣怕被發現,那一個回眸在我電腦屏幕上瞬間定格。</p>

<p>  我,斷網了。</p>

<p>  【三】</p>

<p>  我爬在床上抱著小熊一臉傻笑,妞妞鄙視的看我一眼,終是忍不住提醒我:“你才剛認識人家就美成這樣了,下一步怎么辦?”</p>

<p>  我捏捏小熊的耳朵揉揉它的臉,“下一步啊</p>

<p>  ,我都研究好了,把酒臨風是區里的煉器師,他現在滿級每天最常在的地方就是各個地圖的煉器師旁邊,尤愛青云。”</p>

<p>  我放下小熊爬到妞妞床上,“妞妞,我要不要砸爆了身上的裝備去找他練?”</p>

<p>  妞妞說:“我怎么看你說起他的時候眼睛都會發光?你那一身加5的破裝備有啥可爆的,你還是循序漸進,先熟絡再說吧。”</p>

<p>  妞妞分析的也對,我拿起紙筆在本本上認真的寫著拿下把酒臨風的可行性方案。</p>

<p>  第二天,當我好不容易從蠻荒結界跑進修羅主城,還來不及高興就死在一片混戰里。</p>

<p>  地圖上有顆專屬于好友的橘紅色心形點,我點開一看,高興壞了,是把酒臨風。</p>

<p>  【好友】花漪:臨風你怎么在這里啊?</p>

<p>  【好友】臨風:嗯?你一個125小號跑修羅干什么?</p>

<p>  我總不能說我是刷新了好友位置看見他在我才來的吧!</p>

<p>  【好友】花漪:沒來過修羅想來看看,話說我被殺了怎么起來?</p>

<p>  【好友】臨風:真夠笨的,換線再起來。</p>

<p>  極不情愿的換了線,捂著胸口從地上爬起來。我跑到煉器師旁邊,再換線。</p>

<p>  這下子,直接站在了把酒臨風身邊。</p>

<p>  第一步,跟隨。畫對勾。</p>

<p>  實施第二步計劃,粘著他。</p>

<p>  【好友】花漪:臨風啊,我不小心把包里的大藥賣店了怎么辦?</p>

<p>  【好友】把酒臨風:哪兒賣的哪兒再買回來,真是和諧社會救了你這只笨狐貍,以前的游戲根本沒有賣出去在買回的功能。</p>

<p>  這是他第一次給我打這么多字,從長度上已經超過了我,恩,看來他并不討厭游戲里的我。</p>

<p>  第二步方案,畫對勾。</p>

<p>  實施第三步,找他練法寶。</p>

<p>  我千辛萬苦掛幻月洞攢夠了12個法寶碎片換了一個門派法寶,拿去教給把酒臨風。</p>

<p>  小烈山眨著微笑的大眼睛,一臉真誠的說:“幫我練!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無奈的拿著我的破法寶跑到仙工旁邊開始忙活。</p>

<p>  我圍著他轉了20圈之后,他停手中的動作,對我說:“你別閑晃了,去買七星劍練成神品交易給我。”</p>

<p>  我:“哦,要多少?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:“先來60把吧,我包沒那么多空了。”</p>

<p>  60把神品七星劍!我滴媽呀。我硬著頭皮開始在他身邊乖乖練補品。</p>

<p>  不知不覺四個小時過去了,肚子咕嚕咕嚕叫。</p>

<p>  我可憐巴巴的說:“臨風,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嗎?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:“想什么?”</p>

<p>  我:“想死啊!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:“你別弄了,去吃飯吧,交給我就行。”</p>

<p>  【四】</p>

<p>  我捧著泡面一臉幸福的看著屏幕上為我練法寶的青云,對身邊的妞妞說:“下一步,是不是要找他煉器了?”</p>

<p>  妞妞斜視我,“切,你這預謀夠久的了,可以實施了。”</p>

<p>  當把酒臨風把法寶交易給我的時候我發了一個大哭的表情過去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:你不要太感動。</p>

<p>  我:不是,我是想告訴你,我把裝備練爆了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:忽然覺得你就是一個坑。</p>

<p>  我:【委屈】求求你......</p>

<p>  把酒臨風:幫你練裝備可以,不過不是免費的。這樣吧,看你也沒錢,不如以身相許,可好?</p>

<p>  我大笑著掐著妞妞的胳膊,指著電腦屏幕,妞妞看了一眼,說:“可以啊,這就拿下了,順理成章水到渠成啊!”</p>

<p>  我對她豎起了大拇指:妞,你真有文化。</p>

<p>  婚禮在9線舉行,前來祝賀的人全是把酒臨風的朋友,我局促的站在人群里,他一把抱起我。</p>

<p>  我的心砰砰跳,悄悄說:“臨風,我沒什么朋友,就認識你。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:“以后,我就是你的全部朋友。”</p>

<p>  我不解:“朋友?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:“朋友,情人,藍顏,知己,以及老公。我就是你的全部。”</p>

<p>  我竊笑:“你還挺霸道。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:“以前我很喜歡一個女孩子,總是覺得自己配不上她,是我撒謊說談戀愛了不再跟她聯系。”</p>

<p>  我突然感覺到把酒臨風在電腦的另一端深深的嘆息,可是我好嫉妒那個曾經的自己。</p>

<p>  我問:“后來呢?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:“后來我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游戲里,直到遇見你,我不想再錯過。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橫抱起我,右手攬在我肩膀,我環抱著他,指間流瀉的是他鬼厲帽子柔滑的黑絲。</p>

<p>  他低垂的眸中暈開淡淡的流光,盯著我的唇,一點一點緩緩地俯下了頭。</p>

<p>  那一刻,鼻尖抵著鼻尖,彼此的呼吸漸漸糾纏。</p>

<p>  那種感覺,如同一粒小石子投進了平靜的湖<a href="http://www.373t.com" title="龍珠烈焰sf">龍珠烈焰sf</a>面,一圈一圈溫柔的漣漪卻在心底里漾開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,我喜歡你,很早之前就喜歡你。</p>

<p>  【五】</p>

<p>  婚后,我絕口不提曾經的事跡,一顆心投在花漪的世界里,有把酒臨風的世界就是我的幸福。</p>

<p>  我們一起任務一起副本一起掛機,直至我滿級。</p>

<p>  然后,他更多的時間放在了煉器上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喜歡煉器,我很早就知道。</p>

<p>  每次他在青云煉器師旁邊伸著手臂一上一下的煉器時,我都忍不住上前給他變成兔子。</p>

<p>  小兔子一只手背在后面提著褲子,樣子頗為滑稽,他轉過身回頭看我,說一句:“調皮”,繼續“呀嘿呀嘿”的煉器。我開著音效看著眼前的景象,幸福的天塌地陷,整個世界只有我們倆。</p>

<p>  燼余是把酒臨風在修羅撿回來的徒弟,帶給我看的時候我直接在他眼皮底下丟了一銅。</p>

<p>  那個瘦弱的小懷光低著頭一臉黑線的喊:師娘......</p>

<p>  我很滿意這個稱呼,從此臨風煉器的時候我便領著燼余出去橫沖直撞惹事生非。</p>

<p>  殺了人被人殺了,我們也不敢說,有人告狀到臨風耳朵里,我們就排排站等著他一通批評教育。</p>

<p>  我喜歡這樣的時光,哪怕是他一句嗔怪都覺得是寵愛。</p>

<p>  可是我以為的,燼余不這樣以為。</p>

<p>  修羅城,一片肅殺之氣。</p>

<p>  燼余弓著身子手握綠色熒光的鐮刀護在我身前,卻被迎面而來的天音睡得七葷八素。</p>

<p>  【當前】菱悅:把酒臨風呢?煉器煉傻了連媳婦兒都不管了?真不知道把酒臨風假清高個什么勁兒,會煉器了不起啊,給錢還不接單,今兒個虐死你們算你們倒霉。</p>

<p>  臨風煉器只給認識的人免費練,不接單。這一點我還是很欣賞的,即便我和燼余被人揍的爬不起來,也覺得臨風永遠是我心里的英雄。</p>

<p>  【系統】:把酒臨風成功的將【乾?玉虛宮衍道地煞劍】精煉到了煉器等級+15,一時間風起云涌乾坤震動,連天地都震驚這至尊至強的存在!</p>

<p>  我和燼余驚呆了,殺我們的人驚呆了,那個瞬間真安靜,我看著系統公告心里沒來由的疼了一下。</p>

<p>  【家族】把酒臨風:花花,你看你老公厲不厲害。</p>

<p>  【家族】花漪:嗯,恭喜……</p>

<p>  已經數不清我和燼余被對面的人擊殺了多少次,反正修羅沒有安全區,我們起來也是死,沒辦法,誰讓他們故意先用小號把我們害紅呢。</p>

<p>  我們倆躺在地上,頗有種凄凄慘慘戚戚的感覺。</p>

<p>  燼余:師娘,為什么不喊師父來?</p>

<p>  花漪:我也不知道,總覺得他在煉器,我可以跟你一起胡鬧一起搗亂,卻拉不起他的手一起瘋。</p>

<p>  是的,我和臨風之間像是有一道屏障,我想越過去,他就后退一分。他癡迷煉器,我癡迷于他。</p>

<p>  曾無數次的站在他身后望著他英挺的背,也曾想伸手就擁抱他,可是烈山打坐永遠是孤單的抱著自己肩膀的樣子。</p>

<p>  【六】</p>

<p>  臨風有了全區第一把加15武器,成為眾多幫派爭奪的對象,天帝凌兮對他拋出橄欖枝的時候,他毫不猶豫的抓住了。</p>

<p>  為了一個煉器大師,挪出一個家族位置,明知道我們家族除了把酒臨風,都是細節不怎樣的號。</p>

<p>  為了幫派發展,臨風把時間全用在煉器上,家族眾人的裝備悉數成了11套。</p>

<p>  凌兮對他說:“臨風,你把主力辰皇的裝備砸一下,這周我們搶天界BOSS。”</p>

<p>  “臨風,你把天華的裝備砸一下,她細節那么好,就差裝備就可以參加跨服賽了。”</p>

<p>  一句一句,皆是煉器。</p>

<p>  我落寞的站在昆侖雪鎮,一下一下的測試著爆率,砸了無數把加8的小木劍。</p>

<p>  返回青云煉器師,把它們交易給臨風。</p>

<p>  在他驚訝的眼眸中轉身走向神域。</p>

<p>  仲夏花海,如此美麗,晚風習習,花兒隨風輕擺,不知名的鳥兒唱著歌。</p>

<p>  如此良辰美景,惟于我一人獨享。</p>

<p>  我一直在問自己:是不是我想要的太多了?他的人他的心,他的擁抱他的愛情。</p>

<p>  問道最后,我都要忘記他到底是把酒臨風還是林遠南,我愛的還是最初的那個人嗎?</p>

<p>  我反身轉圈,用打坐的姿勢抱緊自己,告訴自己:恪守本心。</p>

<p>  臨風用夫妻技能傳到我身邊那一刻,天際正好一輪夕陽染紅的霞光,正緩緩沉淪。</p>

<p>  我側頭看著他,瞳孔里映滿了夕陽的余暉。</p>

<p>  那完美無瑕的側顏,冷俊的眉眼和如山巒一般的鼻梁,發如潑墨,眉目俊朗若寒星。</p>

<p>  臨風的青云角色慢慢和我記憶中林遠南的樣子重疊在一起。</p>

<p>  我取消打坐,撲進他懷里。</p>

<p>  花漪:臨風。</p>

<p>  內心卻是呼喊著:林遠南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:嗯?</p>

<p>  花漪:你愛我么?我好愛你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:花漪,我,也許是愛你的吧,只是,這只是個游戲,你別陷進去。</p>

<p>  一句話,如醍醐灌頂,這只是個游戲而已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放下我,留下一句:沒什么事兒的話,我去煉器了。</p>

<p>  他的背影被斜陽拉的好長,我坐在地上,許久無語。</p>

<p>  臨風,如果我告訴你,我不單單是花漪,更是愛慕你幾年的人,你還會舍得推開我嗎?</p>

<p>  【七】</p>

<p>  “除了煉器,這個游戲還有別的讓你執著的嗎?”我攔住把酒臨風走向煉器師的路,認真的問他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明顯的不耐煩又強忍著我的無理取鬧,“花漪,你乖,自己去玩,或者找燼余去玩,馬上要跨服賽了,我要給幫派主力多砸點11裝備,他們有白金,可以拿去丟12、13或者15。”</p>

<p>  我的小烈山一臉的決絕,仍然仰著頭問他:“然后呢?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被我問的愣住了。</p>

<p>  花漪:“臨風,你想要的是什么?你最初來這個游戲就是為了煉器?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:“只有專注煉器的時候我才能忘記她。花漪,我不想騙你,我越離你近越覺得你跟她好像,我喜歡她卻丟下她,這是我心里的結,抱歉,我忘不了她,所以我不能愛你。”</p>

<p>  兩行清淚不覺流下滴在鍵盤上,我自嘲的笑自己自作自受。</p>

<p>  我看得出他眼里的矛盾,他想要愛花漪又覺得對不起內心的感情,我都有些分不清了,臨風愛的到底是花漪還是我?</p>

<p>  花漪:“臨風,我們現實吧,你不要再煉器了,不要再折磨自己了,也許你見了我,就知道了。”</p>

<p>  把酒臨風:“花漪,你走吧,你不懂,煉器雖然專注不想別的,可是成功的那一刻是何等的榮耀和驚心動魄,就像是...像是她的微笑,讓我癡迷。”</p>

<p>  我不再多說,嘆了一口氣從他身邊路過。</p>

<p>  擦身而過的時候,他決然的向著煉器師方向御空而去。</p>

<p>  是否他又奔著成功的那一刻腦海中會浮現出他朝思暮想的笑臉去了?</p>

<p>  我借口出去旅游與把酒臨風告別,他毫無疑問的祝我玩的愉快。</p>

<p>  天氣異常炎熱,我躲在宿舍不愿出門,終日捧著各種小說讀到醉生夢死。</p>

<p>  理想和現實的差距要何如拉近?這是個頗具爭議的話題,我覺得我的思想上升到了另一個層次,妞妞卻說:“你是自從得了神經病,精神就好多了。”</p>

<p>  突然想起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,如果我能不讓把酒臨風癡迷于煉器,讓他清醒的認識到無論是花漪還是我,只要他愿意選擇,就可以真實得觸碰到他幻想中的笑臉。</p>

<p>  深夜無眠,我熟練的打開烈焰客戶端,輸入把酒臨風的賬號密碼,強行登陸。</p>

<p>  鬼厲裝負劍而立的青云英俊無比,年輕的臉頰俊美無儔,隔著屏幕我摩挲著畫面里的人,那把泛著淡粉色光芒的劍真是好看。</p>

<p>  煉器師包裹里最不缺的就是煉器符和完璧符。</p>

<p>  回城,輕車路熟的奔向煉器師。</p>

<p>  點開煉器窗口的那一刻,我的手抖了一下,內心無比掙扎。</p>

<p>  我這樣做,無非是在賭一把,或者說我在逼把酒臨風,逼他認清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,我知道他不是爭名逐利的人,出自他手的每一把加11的裝備他都沒有收取過任何費用。</p>

<p>  當我把天機符,15劍放在窗口的剎那,點擊窗口,閉上眼睛。</p>

<p>  那一刻,把酒臨風的角色面無表情的出現在腦海里,林遠南微笑的望著我。</p>

<p>  突然明白,只有在煉器的時候他才明白他愛的二者是共存的。</p>

<p>  煉器失敗,裝備消失。</p>

<p>  再見了,把酒臨風。</p>

<p>  林遠南,你醒來吧,我在等你。</p>

<p>  【八】</p>

<p>  我刪掉了和把酒臨風聯系的YY,刪掉花漪和把酒臨風所有的聯系。</p>

<p>  我不知道當他看見武器沒了會不會猛然驚醒,會不會回頭來找我,或者拼了命的尋找花漪。</p>

<p>  這么久的陪伴,連我都分不清游戲和現實,林遠南再理智,也未必理得清。</p>

<p>  燼余在YY流言說:師娘,你真的走了不再回來了么?我還沒練成11套保護你呢。師娘你知道么,師父在你走后就不管任何事了,每天像個木頭一樣等你回來。我叫他幫我砸個12裝備他都不應,我覺得他是廢了。</p>

<p>  我的心突然一陣絞疼,看見燼余說他“廢了”我恨不得沖上游戲掐死那個兔崽子,我的男人不允許別人這樣欺辱,尤其是曾經他真心對待的徒弟。</p>

<p>  “逆徒”我咬牙切齒的說,眼波流轉,我又忍不住垂淚,燼余是逆徒,那我就是劊子手,是我親手碎了臨風的夢。</p>

<p>  轉眼過了一年,我在QQ上問林遠南過得好嗎?</p>

<p>  他回:我用了一年時間想清楚一件事。</p>

<p>  我的心里咯噔一個,像是窺探到寶藏一樣悸動,“說來聽聽。”</p>

<p>  林遠南:這個世界上只有四件事最不能隱藏,牙疼、咳嗽、貧窮和愛情。</p>

<p>  我:繼續說。</p>

<p>  林遠南:我好像愛上一個人,她像你,又不像你,也許是現實里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還短,所以我有點分不清。</p>

<p>  我:那你打算怎么辦?繼續等她還是和我在一起試試?</p>

<p>  林遠南:我要繼續等,直到她回來告訴我答案。不管是一年還是兩年......</p>

<p>  我關掉聊天框,悵然若失。</p>

<p>  林遠南入戲太深,他放棄了煉器師的身份不再幫人煉器,卻并沒有想清楚他想要的答案,他在等一個虛擬的人給他一個現實的答案,這個答案,只有我能給。</p>

<p>  闊別游戲一年多,我再次登錄烈焰。</p>

<p>  那個叫花漪的小烈山被我放在了仲夏花海,我喜歡仲夏花海,把酒臨風喜歡桃花谷。</p>

<p>  一個碧空晴朗,一個陰雨綿綿。</p>

<p>  林遠南,我來接你回家。</p>

<p>  一道光柱閃過,眼前的墨衣少年還未退去一身淡黃色的光圈,便迫不及待的喊出:花漪。</p>

<p>  花漪:是我。</p>

<p>  花漪:林遠南,是我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:煉器練的是心,選擇選的是情。謝謝你沒有放棄我。</p>

<p>  花漪:你是我愛的人,自始,至終。</p>

<p>  把酒臨風: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離。</p>

<p>  第二天,我在宿舍樓下看見了一個風塵仆仆的少年,眉目俊朗若寒星,那淺淺一回眸,天青微瀾,落花無數。</p>

<p>  <完></p>

您可能還會喜歡

斗三公235倍